Tessa

你必坚固,无所畏惧

世事落风尘

桂秋埋着头心不在焉地做着数学题,刘海有些长,低低的落下来蹭着眼睛痒痒的,她不得不写几下就停下来拨一拨刘海,一群人围着英语老师在讲台上叽叽喳喳地开玩笑,烦躁地朝不听话的刘海吹了口气,把卷子胡乱夹到书里,便开始收拾书包。

桂秋犹豫要不要跟老师打个招呼,抬头看了眼围成一圈的讲台,转身从后门走了出去。

浸满寒意的空气迎面赶来,教室里带出来的那股暖烘烘的气味被一点点打散,桂秋把手覆在墙壁,指尖随着脚步划过冰凉的瓷砖,她深深呼了一口气,最近状态不是很好,做什么都有些心慌。

还有不到一个月就是一模了,桂秋可以隐隐感觉到,她这次,死定了。

寒风从远方奔来,呼啸声刚传到耳边,后面的头发已经被大片大片地掀到前面,桂秋匆匆抬起手按住自己的脑袋,抬头的时候,东面的天空,连带着远处的群山,安安静静地漆黑了一片。

从西校区到东校区的路上,一个人都没有,桂秋无聊地踢着水泥路上散落着碎石子和缟枯的小树枝,磨磨蹭蹭挪着步子,不时往身后看看,脖子上的粗线围脖有一边滑落下来,桂秋就着缩在棉服袖子里的手扶了扶围脖。

厚厚的粗线围脖饶了一圈又一圈,一边是红豆色,一边是粉蓝色,左枫杨第一次看到这条围脖的时候,一直在笑,桂秋,你干嘛围两条在脖子上。

“啊——”桂秋被一声尖叫从神游中拉了回来,眯着眼往前看,不远处一个小女孩大叫着往斜坡下面冲,后面追着一只凶神恶煞的大狗,路边一个大叔见状一直在喊,“别跑,别害怕。”

桂秋从小到大一直怕这些有毛的动物,彻底被这个场景镇住了,整个人都呆在原地。

“嘿!”

“啊——”桂秋条件反射地一把推开吓她的那个人,回过神来才看清陆一杭正捂着胸口,一脸受伤地盯着她。

桂秋白了他一眼,转身去找被狗追着的那个小女孩,早没了踪影,周围既没有狗叫声,也没有哭声,桂秋松了口气,回头一拳就捶在陆一杭身上。

“你吓我干嘛。”

“你干嘛一脸惊魂未定的样子。”陆一杭揉揉桂秋一拳打上的位置。

“刚才有个小女孩被一直狗追了一路,那只狗蹭的就从我身边跑了过去,吓死我了。”桂秋想起刚才那个小姑娘一路冲下去的样子就害怕。

“我刚才光顾着追你了,都没注意。”

棉服的面料发滑,书包的肩带走几步就往下掉,顾黎说这句话的时候,桂秋正烦躁地把已经不知道掉了多少次的肩带往上拉,手顿时失了力。

桂秋抬头,风有些凛冽,陆一杭左边的耳朵红红的,黄昏的余晖细细密密地铺满他的眼角眉梢,桂秋忽然想起高二那年文理分班,她抱着一大摞书,推开教室门,坐在第二排那个男孩,脸上的笑就像一缕春风,吹进她的心里。

“怎么了。”也许被盯久了,陆一杭忽然转头,直直地撞上桂秋的眼睛,脸上温柔的笑意一如从前。

“啊”书包肩带压着左边的头发,扯得桂秋头皮一痛,转头小心翼翼地把头发拉出来。

你追了我一路,我很开心,可是那又怎样,我这一路都在等你,我们扯平了。

“陆一杭。”

“恩。”

“我知道你为什么看谁都含情脉脉的了。”

“啊?”陆一杭被桂秋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弄得发蒙。

桂秋转头,紧紧地看进陆一杭的眼睛,粲然的笑意仿佛从心口盛开,安安静静地涨满干净清秀的面颊,那双眼睛里再没有因为羞涩的躲闪,坦然平淡。

“因为你散光。”

陆一杭,你追我,只是因为无聊,而我等你,却是身不由心。

你可以在我们对话里夹杂暧昧,却从来没有留心到我的不安与恐慌,更没有想过真心实意地关心一句。

我因为那些藏在话里不经意间的暧昧打动,却也因此心灰意冷,因为时至今日,我终于清楚地意识到,这些让我妄自揣测的东西不过是一厢情愿,于你而言,只是一句话,说过便忘。

那双含情脉脉的眼睛谁都看得到。

“我走了。”陆一杭站在自家楼下,朝桂秋挥手。

寒风扬起桂秋额前的碎发,桂秋抬手把头发塞到耳后,朝陆一杭笑着挥手。

远处山川起伏,夕阳像浸在梅子酒里的杨梅,红艳艳的一轮,衬着周边的云彩,沁在冰冰凉凉的空气里,泛着潋滟波光,倒是可爱得紧。

其实等不到也没关系,因为就算等到了我也不会做什么。

所以。

陆一杭,再见了。





2015.11.19

        记得高三的时候,我喜欢一个男生,不是很喜欢,但也把自己的喜怒哀乐托付于他,在那段时间,每天我的心里都是他的影子,以至于在人生关键的十字路口荒废了学习,说不清有没有后悔,只是感觉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,喜欢那种感觉,很容易遗忘,忘记了它是怎么产生的,忘记了它以何种形式存在。也许,这就是青春,这就是人生,我们永远无法得知前路如何,我们将面临着什么,我们会遇到什么。在路上,苦涩是真实的,欢心是真实的,我们必须经历,必须自己走下去。


2015.11.15

4.21   

    清晨的微光照亮一片片叶子,我忽然觉得人生竟如此幸福。

    春天的石榴树有种少年老成的沧桑感,它的叶子是黄色的,那种有点锈蚀的黄色,但依然是有生命力的。

4.22

    仿佛间,有种时光倒回的感觉,我又回到了16岁,回到了初四,每天清晨,走到六中门口,望着远处淡紫色的群山,顺着斜坡向下走。

    但现在的我18岁了,三年的时光,我到底收获了什么,又有谁真正收获了什么,就像我看不到日出,我也看不到我的未来。

    无论昨天如何糟糕,都要微笑着开始新的今天,毕竟今天又是新的一天。

    我忽然记起小时候在家乡,清晨和祖母一起爬山,薄凉的空气中山雾氤氲,耳边阵阵清脆的鸟叫声,如今回想,那时的心境竟是如此的清明澄澈。

4.24

    我想,随着时光流逝,我慢慢长大,我会越来越清楚的了解到什么对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 生活似流水,我想我从未走开。

    我现在是一个安静的女孩,春夏之际的黄昏,霞光散去,带着一种薄荷柠檬茶般的清爽欢愉,我多希望此刻的我正穿着长裙走在清冷的街道上,微风拂过,闭上眼,我嗅到一丝芬芳。

    可现实是,我坐在混凝土的教室里,老师从摄像头里看到最后一排的我在东张西望。

    我突然意识到,又一天马上要过去了。高考,还有41天。

4.25

    窗外的凉风袭来,我突然发现我竟如此无力。

    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如此美的傍晚前夜了,明亮的天空中一层层云彩重重叠叠的铺上去。

4.27

    从我右后方的窗口望出去,远处的天空由纯白到暗蓝,悄悄地递变着,凉风欢喜地来到我身旁,我知道,要下雨了。

    纵使浪费背政治的宝贵时间,我也抑制不住要记下这满心欢喜。

    我知道,只要我努力,我就可以得到我想要的一切。

5.2

    鸢尾,鸢尾,这是一个有几分妖媚、听上去十分不安分的名字,那明蓝色怒放的好,最应安置在温暖明亮的阳光下,无比热烈,无比张扬。

    慢慢地,我了解到,我是一个追求自由的人,渴望





后记

    看着曾经的字迹,我不知道是否若干年后,我依然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那字里行间痛苦的挣扎,在一段看不到未来,看不到明天的时光中,在人生的低谷,在学习生涯的低谷,一个女孩在用内心的声音,在用强颜的欢笑,用薄凉的温暖支撑着自己,填补内心的无助与惶恐。

    我从未想过,我竟会如此的不快乐。